生命智慧

生命智慧

2018.06.02

法會因由分第一:宗教供奉的神明實存嗎?

 眾生心目中認定的神明真正實存嗎?

法會因由分第一:宗教供奉的神明實存嗎?

 

上個「伽藍聖眾」討論中提及一個疑問:「波斯匿王、祇陀太子與給孤獨真的是天界護法嗎?」由這個疑問可衍生另一個提問:「到底宗教中所供奉的一些神明真實存在嗎?」大哉議題。

 

佛教在發展中漸漸流入民間,進入民間後衍生了很多的神明。佛教徒在每日功課中會例行的膜拜神明,甚至於連一些非佛教徒,也會間或的到廟裡膜拜神明。

 

在此,不妨提問一個佛教研討中很少談論的議題:「眾生心目中認定的神明真正實存嗎?」這是個頗值得討論的議題,不是嗎?

 

面對這個議題,最佳解答是下列幾個現象。例如說,有清楚的看到神明,與神明對話,而且也與神明合拍了一張照片。那自然大家對神明的存在都不再有任何的疑慮。或者更直接的,某一天某個神明公開在某個寺廟或天上顯現,那當然這個證據也是堅實的。這時候,連頑固的科學也會改口認定神明存在。

 

我曾經見過一個在美國頗有名氣的牧師,他告訴我說天使曾三次來見他,很遺憾的是他當時沒有跟天使合拍一張照片舉證。不但如此,天使在與他相見的時候,告訴他人間會在未來發生的十件大災難。他也如實的把天使告訴他的未來人間十大災難用圖片方式記錄下來,並出版發給教友。

 

然而奇妙的是,的確他所描述的十件大災難已經準確的發生三件了,最近的一件就是911事件。在他的災難圖畫書裡的第三個災難圖片,畫的是碎裂的紐約自由女神像。碎裂的自由女神像是世界貿易大廈倒塌的隱喻嗎?

 

這個牧師自認清楚的認定神的存在,但是他無法對他人提示證據,所以最終,這個認知僅屬個人的經驗而已。

 

科學可以幫助探索神明存在嗎?以邏輯來說,科學無法論證神明存在,原因簡單,因為目前科學有限方法沒有能力探索、檢視神聖意識能量的存在。所以面對神明這個議題,科學目前缺席了。但科學無法證明神的存在,並不表示神明不存在。

 

 

如果神不現身,科學無法背書神明存在,那我們該如何探索神明是否存在呢?

 

許多人來說,另一個方法就是透過思想去探索。但是利用思想探索神明是否存在,會是一個陷阱,為什麼呢?入世的思想是無法在探索出世訊息的。

 

此外,各位知道我們邏輯意識下了有種意識叫做「潛意識」,潛意識是一個很奇妙的魔術師,它不會判定外來訊思是非、真假;當它接觸到某個外來訊息,而認定這個訊息為真後,它就具有心想事成的魔術能力,將這個訊息轉為真實的樣態。

 

舉例來說,一個禪修者如果相信某個神明存在,例如像是菩薩,而在冥想中對潛意識傳遞了希望見到菩薩的企圖時,他的潛意識就會有超凡能力「無中生有」,讓他在冥想中見到或感受到栩栩如生的菩薩。而多數的情況下,這個顯現的菩薩長相與他在佛堂中供奉的菩薩像極度相似。

 

再舉個例子來說。

 

我幫別人作催眠時,許多人在被催眠中聲稱見到神。有趣的是,他們所見到的神長相也許不盡相同,但千篇一律的沒有例外,佛教徒見到的神明必定是佛陀或菩薩,而基督教徒見到的神必定是耶和華或者是耶穌基督,兩種教徒見到的神從來沒有對調過。

 

再舉一個有趣例子。

 

我曾經在一個女士要求下幫她做前世回溯。在回溯中,她瞬間臉上呈現著聖潔與歡喜,她說她是菩薩,正高高在上的往下看著世間痛苦眾生。但接著非常戲劇性的,她的臉轉變成扭曲痛苦,她告訴我說她是一條豬,正祈求菩薩的協助希望解脫,並期望離開六道輪迴。

 

對於上述人間神明這個議題,不管往下我們如何深入的討論,在缺乏實際客觀證據的情況下,都不容易從討論中得知最後的真相。但基於上述案例,不排除許多眾生感受到的或看到的神明可能是真的神明,但也極度可能是他的潛意識為他創造的幻想。

 

多數人心中面對神明,總是會將神明「擬人化」,將衪想像成另外一個更高神聖能量的人,而這個心念中的影像,也許不過僅是呼應該人心念中的臆想而已。

 

人的「潛意識」除了對內擁有冥想神明的超凡能力之外,而對外境,他另有個更超凡的能力可能是你不知道的。在群聚的生物中,當少數的生物開始存同存有呈某種信念的時候,這種信念會透過宇宙量子能量網散播到更大群聚的生物個體,而促成其他的生物擁有共同的信念、習慣或信仰。著名的瑞士心理學家卡爾•榮格稱這種心靈機制為「集體潛意識」。

 

舉例說明「集體潛意識」。

 

在日本某一個離島上,有許多野生的猴子。一群科學家在該島觀察這些猴子的生活狀態。他們發現,開始的時候,有幾隻猴子忽然間在吃水果前,開始在溪水中清洗水果。然而隔了一段時間後,竟然所有的島上的猴子都學會了洗水果。這個傳播過程並沒有任何的口語教育或身教,它是自動發生的。然而更令科學家驚奇的是,再經過一段時間後,另一個離該島不遠,但與該島完全分離的一個離島上,該離島的猴子也會洗水果了。

 

這些科學家揣測,這個猴子社群洗水果的習慣,極可能是透過某一個量子態的意識能量網所傳遞到族群中的。

 

猴子社群洗水果的習慣,極可能是透過某一個量子態的意識能量網所傳遞到族群中的

 

近年有些科學實驗已證實: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不僅能夠影響其他生物意識,它可影響宇宙無機物。下面這個例子很有趣,它是日本I.H.M综合研究所江本勝博士所主持的水結晶研究。

 

日本江本勝博士研究水結晶已有十多年。他在零下五度的冷室中,將水安置在不同狀態下,然後以高速攝影的方式拍攝水结晶照片。他發現水在不同的環境狀態中會呈現不同的結晶樣態,舉例子來說:

 

研究員在實驗水的兩邊放上音箱,讓水聽音樂。當對水及了貝多芬《田園交響曲》時,水呈現美麗工整的結晶;當研究員對水放了莫扎特《第40號交響曲》時,水結晶則展現出一种華麗優雅的美。但相反的,當研究員對水放了江本勝博士不喜歡聽的摇滾樂時,水的結晶變得醜陋。

 

研究員而在裝水的瓶壁上貼上不同的文字讓水「看」,結果非常不可思議,不管瓶上文字是那種語言,水瓶壁貼上「謝謝」時,瓶內的水結晶呈現非常清晰美麗的六角形。當水瓶壁貼上「殺死你」或「煩死了」時,瓶內水形成破碎、零散與不規則的醜陋結晶樣態。

 

對這些水結晶的實驗結果,江本勝博士認定:

 

促成水在不同狀況下產生不同結晶變化的原因,並非受到文字或音樂的直接影響,而是來自於水感應到研究者的情緒。當人們在聽到音樂或者看到某些字眼時,會自動產生一些情緒的波動,而這些能量意識波動會傳到水,而令水能呼應人的能量意識波動,也同步產生變化。當水感受到了人們美好與善良的感情時,水結晶就顯得十分美麗;當水感受到人們負面情感時,水結晶就顯得不規則、醜陋形態。

 

在這個實驗中,也許我們不清楚真正觸動水產生不同樣態結晶的機制是什麼,但我們可以確定的知道:「心念所散發的訊息對這個宇宙某些物、境是有影響的。」

 

對於這個議題,江本勝博士另外做了一個極有趣的實驗,他的對象是日本琵琶湖的污水。日本有個琵琶湖,它是死水。二十多年來它的水一直混濁、骯髒、氣味難聞。

 

日本江本勝博士發動了三百五十多個人,並請了一位九十多歲的法師带領大眾,在這個湖邊對湖水祈禱約一個小時。祈禱時,江博士要求祈禱者放下念頭,而只冥想著:「湖水乾淨了。」三天之後奇蹟發生,湖水竟然乾淨了,難聞的氣味消失了,日本許多媒體都爭相報導這個科學奇蹟。但湖水維持乾淨半年後、又恢復了老樣子。

 

如果江本勝博士的實驗是真實的,那他的實驗明示生物意識呈現與這個世界、宇宙其它能量的互動與相互影響。

 

我們在先前提出了一個提問:「眾生心念中的神明是真實的存有嗎?」

 

對於這個議題,我想依憑上述案例,提出一個假設,但請記住,這只是一個假設而已。

 

我們假設:「如果人類的意識擁有影響這個世界某些境、物的能量,那有沒有可能人類的集體潛意識有創生某種神聖意識能量的能力」?

 

有沒有可能性當某一群人在心念上共同祈求或臆想某種「高層次的神聖意識能量」的時候,例如說「關公神聖能量意識」,這種祈求或臆想「關公神聖能量意識」的信念,會先由一小撮人逐漸蔓延到更龐大的社群,然後最終促成整個龐大社群感受到「關公神聖能量意識」如實的存在。當這個「關公神聖能量意識」被群體「集體潛意識」共同信念在臆想下被創造後,這個「關公神聖意識能量」會如實的存留在宇宙量子能量網中。

 

當人們堅信「關公神聖能量意識」存在,並對關公祈福禱告時,會如實的感應到與「關公神聖能量意識」屬性相關的正義、勇氣與能量,而這個能量就會如湧泉般湧出他的心靈,幫助他心想事成。

 

如果我說的這個創生神明的心靈機制可能是真相,那試問,到底「關公神聖能量意識」算是存在嗎?

 

從眾生的角度來說,他的心靈感受中「關公神聖能量意識」是存在的,他感受關公能量的存在,就如同感受到塵世間所有一切的外境都是實相,不是嗎?眾生妄念中的神明是思想創造的產品,換句話說,當妄念放下時,思想消散時,這些擬人化的神明就自動消散了。

 

這個觀念其實不是我說的,而是《金剛經》裡佛陀對須菩說的,佛陀曾說過:「無法相」,這個「無法相」中的「法」,就是大千世界的「法體」或者「終極真相」。此外佛陀也對須菩提說過:「如果你見我的面叫我佛,就是謗我。」這兩句話說的意思其實是:「眾生心念中的一切相,都是虛幻的假象。」如此而已。

 

但我必須再次的強調:我並不是說神明不在,我只是說眾生心念下擬人化的神明是真正神明的樣態嗎?

 

「關公神聖能量意識」的信念,會先由一小撮人逐漸蔓延到更龐大的社群,然後最終促成整個龐大社群感受到「關公神聖能量意識」如實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