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智慧

生命智慧

2015.11.11

追隨生命觀

上師或專家的教導無法融入你的心靈,變成你生命的一部分,也因此無法轉化你的心靈。

追隨生命觀

 

絕大多數人提升心靈有個共通慣性,就是追隨上師、專家或權威。他們不認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處理生命,他們認為唯有「追隨生命觀」才是安全的。這好像學習打高爾夫球或者開車,感覺必須有個老師教導才能學的好。

 

這個觀念既對也錯,如果是生活面和工作技巧的教導,他是對的;但如果是心靈提升,他可能就是錯的。

 

當你企圖提升心靈,上師或專家對你的教導也許內容很好,但這些教導無法融入你的心靈,變成你生命的一部分,也因此無法轉化你的心靈。

 

以修行佛法為例。有些人想學習佛法,但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因此希望藉由別人的幫助修習佛法,他們會去拜上師、參加法會、背誦佛經。

 

有些人想學習佛法,因此希望藉由別人的幫助修習佛法,他們會去拜上師、參加法會、背誦佛經

 

這些人的確會倒背如流經書中佛陀所說的每句話,但卻無法像佛陀般了悟這些話的涵意,也無法將這些佛法應用於生活中。他們心裡想著心經的「色不異空」,但看到鈔票時,不管怎麼看還是鈔票;看到美女時,不管怎麼看美女仍令他心跳加快;眼睛被人打了一拳,在鏡子中怎麼看也看不空,看來看去仍是疼痛瘀黑的熊貓眼睛。

 

為什麼他學不成佛法呢?

 

二千年前佛陀說給須菩提聽的,不是來自於他老師的教導,佛陀也沒有經書可去研討背誦。這些體悟,是他在菩提樹下孤獨靜坐多年後的心靈體悟,由祂的深層自性中自然浮現出來的。

 

真相不能被渴求,這就像是「道」,不能被說明。言語的說明,思想的推衍,或者渴求下的「道」,都非真相。真相只是個被動的自然覺知,因為它就是這個樣子。

 

真相不能被渴求,這就像是「道」,不能被說明

 

須菩提將佛陀的一切言教記載在金剛經中時,佛陀沒有對須菩提說明,他覺知到的一切佛法,只是「道」本身,只是一個圓滿的現象而已(As it is),它不是成就「道」的方法。佛陀並沒有告訴須菩提他的「道」是無法被說明的,只能被自我覺知。為了點醒須菩提,佛陀在傳經中多次提到法非法的關念。

 

後人誤解了,一直認定金剛經中的內容是求道的方法。因為這個誤解,後世的人不管如何拜師或背誦經書萬千遍,多數都效果不佳。

 

如果你想要如實的達到佛陀在靜心中的體驗,沒有捷徑或速成班。你無法像周星馳在電影「功夫」中,花十元買本「如來神掌密技」就練成了一身功夫。你必須自己經由靜心啟始,親自去體驗佛陀所體驗的,而不是去背誦或嘗試理解佛陀所說的。這個成就的過程得靠你自己,任何老師教導都沒有用。

 

如果你同意這段看法,你就得理解靜心必須是一個孤獨的過程。你得放棄對權威的依賴,去像佛陀般,自己也找顆樹(沙發也好)靜心,去在寂靜中覺知內在自性傳給你的訊息。

 

你要學習像是個寧靜的、孤單的貓頭鷹,站在山頂的高枝上靜靜的看著這個世界的一切,在看的時候,你沒有思想,沒有情緒,沒有想要什麼,也沒有想做什麼,你唯一做的,就是靜靜的觀察一切。

 

要學習像是個寧靜的、孤單的貓頭鷹,站在山頂的高枝上靜靜的看著這個世界的一切

 

好的心靈導師不會告訴你必須向他學習,不斷的教導你知識,或者鼓勵你反覆背誦信仰。如果他如此做,他就是否定你的獨一無二的自性,就是打算將你變成鸚鵡。他唯一要你做的,就是教你嘗試靜心,並給你不要半途而廢的信心。

 

講一個小故事隱喻靜心的迷失

 

一位眾人景仰的心靈上師經常為信徒說法解惑。有一天,在眾徒環繞中,這個心靈上師嘴角帶著智慧的微笑,突然伸出了右手的食指指向窗外。眾多信徒們惶惑不解老師的行為,沈默了許久。

 

最終,一個信徒突然靈光一閃,恍然大悟,他大步衝上前去抓住老師的手指狂吮,導師驚恐的快速抽回疼痛的手指,對著這個莽撞的信徒說:「我不是要你咬我的指頭,我只是要你注意我手指指向的月亮」。

 

導師可以幫助你的,不是告訴你生命的真相,而是要你自己去用心靈去感受真相。他會把手指向月亮,並告訴學生要注意並進入那個月亮。

 

學習的陷阱是雙向的;想學習的人與教導者都要懂得避開。

 

導師唯一能做的,是把手指向月亮,只能告訴學生要注意並進入那個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