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07.23

23. 誇大扭曲的銘印

你可知道我們從小到大,我們的潛意識為我們創造了多少個形態的銘印呢?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7月23日

 

誇大扭曲的銘印

 

潛意識本身絕對是電影中所謂的「好人」,它一直積極扮演你生命的終極保鏢,用盡一切心意保護你。但是潛意識在製作銘印上,有二個討厭的缺點,這些缺點我們在既往文章中提到過。

 

那就是:

 

其一:潛意識並非忠實的記錄你的生命經驗,它會誇大扭曲它所記錄的經驗。它的這個習性造成該銘印已非原汁原味,它經常附帶著誇大的情緒。從詼諧角度觀察,它的處事風格荒腔走板,有點像正值更年期的怨婦。這些銘印會無心插柳的,為你創造了許多副作用。

 

其二:潛意識喜歡大驚小怪,把一些甚至於不相干的事情,都認定跟既往某件事情相同,而觸發誇張的情緒與行動。譬如說,有個人在小時候某一天,突然被一隻蟑螂襲擊;他覺得很恐怖,不知道該怎麼辦,驚惶的奔逃。當時他的潛意識很貼心,怕他將來再次受到傷害,因此將這個驚恐的經驗,用「一般化模式」轉化為「昆蟲都很危險恐怖」的銘印。

 

有個人在小時候某一天,突然被一隻蟑螂襲擊;他覺得很恐怖,不知道該怎麼辦,驚惶的奔逃。當時他的潛意識很貼心,怕他將來再次受到驚傷害,因此將這個驚恐的經驗,用「一般化模式」轉化為「昆蟲都很危險恐怖」的銘印

 

這個「昆蟲危險」銘印原本想保護他的美意,卻帶給他煩惱。因為它令他爾後只要是碰到昆蟲,明明知道它輸送的行動指令並不符合實情或理智,但仍無法掌控他面對昆蟲的恐怖心緒、尖叫奔逃。

 

許多人面對打針,也有打針銘印。認真來說,其實打針並不是真的很疼痛,但是對許多人來說卻不是這樣反應。

 

例如說,有一個人對打針一直很恐懼,醫師的針還沒拿起來,他就已經在害怕尖叫了。特別當護士打針前雪上加霜的對他說:「等一下打針的時候會痛,記住要深呼吸。」時,他的理性也許會自我激勵,告訴自己不要怕,但當他的潛意識聽護士說到「針」與「痛」兩個字眼時,他的內在「打針銘印」立時升起,令他回憶起幼年打針時與醫師纏鬥的恐懼。雖然當時他已長大,知道打針其實還好,但「打針銘印」仍促使他見到針即立刻緊張、恐懼、心跳加快,心生逃跑念頭。

 

某一個人在嬰兒時期缺乏照顧,她的父母多次將她獨自留在家中。

 

父母以為她反正小,獨處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不知道她獨自在家時感到非常恐懼。在她長大後,她意識的回憶中雖然沒有這一段回憶,但她的杏仁核早已記錄了這個孤獨下的恐懼感受,並化成「孤獨銘印」。當她長大了之後,她在這個「孤獨銘印」的影響下,經常莫名的感覺害怕。這類記憶可以一直影響她的一生。

 

她長大後,她的意識的回憶中雖然沒有這一段回憶,但她的杏仁核早已記錄了這個孤獨下的恐懼感受,並化成「孤獨銘印」

 

美國大峽谷的空中玻璃走廊「天際行」是著名旅遊景點。透明玻璃走廊的地板厚達10.2公分,主體結構為U字形鋼柱,基樁約16公尺深,走廊兩側有圍欄,結構強度可承受八面強風及芮氏規模八級的地震,專家認定它的結構安全度絕對無虞。 

 

美國大峽谷的空中玻璃走廊「天際行」

 

但許多人面對空中步道時,明明理智上知道一切安全,而且是個難得的生命經驗,但他們卻心生恐懼,怯步不前。他們無法制止潛意識對他們輸送對高空恐懼的信息。

 

一般人見到繩子的時候,他知道繩子是安全的。但曾經被蛇咬過的人卻不如此想。他們在他們潛意識中有著「毒蛇危險」的銘印。當面對任何像蛇的東西,明知沒有危險,但他的潛意識卻無視真相,依然將之視為毒蛇,並透過副交感神經,去啟動心跳加快,驚惶奔逃的生理反應。

 

曾經被蛇咬過的人,他們在他們潛意識中有著「毒蛇危險」的銘印

 

可以開始理解潛意識銘印誇大扭曲的特質了嗎?

 

你可知道我們從小到大,我們的潛意識為我們創造了多少個這樣子形態的銘印呢?也就是這些銘印作祟,扭曲了我們理當美好的生命,令我們在行動與情緒上變得既誇大,又充滿了傷害性,令我們的生命變得波濤洶湧,充滿了挫折感。

 

我建議在此刻,我們不妨相互恭喜,舉起酒杯慶賀;因為古人曾說過:「知道就是改善的第一步。」

 

寧靜的心靈是打開與轉化潛意識的基本要素。願意的話,撥一點時間聆聽下方的「放鬆語音」:寧靜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