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08.30

61. 一場心理諮商的對話

如果你能邀請無意識主導你的生命,思想就會自動停止運作,你自然就會停止接收思想帶給你的痛苦感受。而取代的則是無意識帶給你的平靜、自由、創造力與愛。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8月30日

 

一場心理諮商的對話

 

昨晚,一個念大三的年輕人找我做心理諮商。剛入門的時候,我立時感受到這個年輕人低落的聲調、情緒與迷惘。同時,隱晦的灰調,交雜著急慢性發炎的青春痘,佈滿他臉上。

 

我問他的第一句話是:「感情出了問題嗎?」

他想了很久,才遲疑的回應:「應該是的。」

我接著問他:「她先離開你的吧?」

他又遲疑了一下,回應說:「是的!但也可以說我先離開她。」

我又問他:「她感覺沒有辦法再與你相處, 是嗎?」

他回應:「是的。」

我問他:「所以除開感情之外,你的生活還不錯,是嗎? 家裡父母與你之間、學業、健康都還好吧!」

他又遲疑了許久,回應說:「應該是的!」

我接著問他:「可不可以暫時先放下眼前的感情痛苦,去客觀的評估你的現狀?」

他回應:「好。」

我問他:「再問一次,撇開女朋友的問題以外,其它方面都還好,是嗎?」

他回應:「應該還好。」

 

我繼續問他:「學校女同學好多,不是嗎?不可以再交一個嗎?」

他回應:「應該可以。」

我問他:「那客觀來說,你並沒有什麼大問題,不是嗎?」

他理性的回應:「應該是的。」

我持續問他:「但你仍然感覺非常的痛苦,是嗎?」

他回應:「是的。我不知道怎麼搞的, 天天腦袋昏昏沉沉的,想到的總是一大堆的壞事。」

我問他:「那是誰成天在給你一堆壞念頭?是真正的你?還是你的思想?」

他回應:「我不懂,你說的怪怪的,我不就是思想嗎?」

我回答他:「是嗎?回想一下,你剛出生的時候有思想嗎?」

他回應:「記不得了。」

 

我問他:「那你現在不妨檢查你大腦裡面的東西,有任何的東西是你出生前來的嗎?」

他停頓了下,回應:「好像是的。」

我問他:「別說好像是的,再查一下,到底是還是不是?」

他回應:「應該是的。」

我說:「那很好,那你知道你為什麼痛苦了;你現在感受到的痛苦,都是外來的思想為你製造的,是嗎?」

他回應的很快:「是的。」

我說:「那你不妨想一下,要想不痛苦該怎麼辦?」

他回應:「 我知道了,改變我的思想。」

我持續問他:「你能改變你的思想嗎?」

他回應:「我回去會努力。」

我說:「你以前不快樂的時候,難道沒有努力過嗎?」

他回應:「有的,但失敗了。」

我問他:「如果你一直努力都沒有成功,那你為什麼認為今天回家努力會成功呢?失敗的老方法會有效嗎?」

他陷入思考中:「...........................」

 

他回應:「那我該怎麼辦?」

我回答: 「你必須先瞭解思想的本質。回想一下,當你想要改造思想時,你用什麼去改造?」

他回應:「好像還是思想。」

我回應:「好聰明。沒錯,還是思想。現在來一點腦力激盪好嗎?想一想看,用為你製造痛苦的病態思想,去改善製造痛苦的病態思想,不會挺無效的嗎?你看過有多少人成功了嗎?一個有問題的汽車電瓶,可以幫另外一個有問題的汽車電瓶充電嗎?」

他回應:「啊!我理解了。」

我繼續回應: 「太棒了,你好聰明。如果你已經理解這個道理,你就知道那你得找思想以外的東西去幫忙改造思想。」

他開始謙虛的回應:「那是什麼?」

我回應:「它是早已存在你心靈中的另外一種意識,它叫做無意識。它一直都存在著,但它與思想不能並存,當你的思想充斥在大腦時,它會害羞的藏了起來。」

 

他質疑的看著我詢問:「是這個樣子嗎?」

我回應:「當然。如果你能邀請它主導你的生命,思想就會自動停止運作,你自然就會停止接收思想帶給你的痛苦感受。而取代的則是無意識帶給你的平靜、自由、創造力與愛,棒不棒?」

他回應:「那當然好,但是我如何找出無意識呢?」

我回應:「你無法主動去找出它,因為它害羞。你必須讓心安靜、清空。當你寧靜時,它會不請自來。」

他回應:「我可能辦不到,因為我沒法安靜。」

我回應:「我理解,但有方法的。你可以選兩個方法其中之一:你可以開始練習靜心,或者你也可先嘗試聆聽我設計的潛意識對話DIY語音引導。」

 

他回應:「我知道了,我想先從潛意識對話DIY開始嘗試。」

我回應:「太棒了,要不要先發個誓自己鼓勵鼓勵?」

他回應:「沒問題,我有信心。」

 

如果你能邀請無意識主導你的生命,思想就會自動停止運作,你自然就會停止接收思想帶給你的痛苦感受。而取代的則是無意識帶給你的平靜、自由、創造力與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