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09.03

65. 思想者無法改造思想

其實根本就沒有獨立的「思想者」、「觀察員」、「審判長」或「教育長」,它們同樣都是「思想」衍生的產品。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9月03日

 

思想者無法改造思想

 

開始瞭解到思想帶給我們生命什麼了嗎?

 

思想下的「小我」要求我們所做的一切,多數都會為我們創造出分裂與痛苦。如果我們同意這個論點,我們當然願意積極的重新打造我們的思想。對於這個企圖,知道很容易,但做到比較難,為什麼呢?

 

思想下的「小我」要求我們所做的一切,多數都會為我們創造出分裂與痛苦

 

因為當你(思想者)想要改造你的思想時,你唯一會使用的工具仍然是思想。請記住,思想者根本就是思想創造的,思想與思想者兩者看似分開,但實則二而為一,根本是同卵雙胞胎,所以思想者無法改造思想。這說明了為什麼我們經常努力想改變自己的思想卻辦不到,相信許多人都曾經驗過。

 

我想舉一個有關思想的生活經驗來說明。

 

許多人面對自己做了壞事的時候,思想的理性部分會告訴思想者他錯了,理性的控訴帶來了痛苦。思想者慣用的解苦方法是自設一個「心靈審判法庭」。在法庭中,思想者會進行自省與批判,在批判下懺悔、認罪、並會自我同意改善。

 

思想者慣用的解苦方法是自設一個「心靈審判法庭」。在法庭中,思想者會進行自省與批判,在批判下懺悔、認罪、並會自我同意改善

 

那誰來主持心靈審判法庭呢?當然不能是思想者;「思想」這時候想到了方法;它會由自己再切割出另外三個角色,一個角色是「觀察員」,觀察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一個角色是「審判長」,審判如何自我處罰,另一個角色是「教育長」,教育自己如何改善行為。

 

為了強化這個審判庭,「思想」甚至於會請出耶穌基督或佛祖幫助審判,然後讓這個做盡壞事的「小我」屈膝在審判官與神的面前懺悔。

 

舉個例子來說。

 

某個人為了提升心靈,加入了佛教,也願意接受佛教所有的戒律。

 

為了強化這個審庭,「思想」甚至於會請出耶穌基督或佛祖幫助審判,然後讓這個做盡壞事的「小我」屈膝在審判官與神的面前懺悔

 

某天他犯了口戒,不小心出口罵人「XXX」。他出口後極度悔恨,也知道妨礙修行,所以回家後先在佛堂燒上三柱香,敦請菩薩主持「罪孽審判庭」。然後他先要求思想在大腦內請出觀察員,由觀察員提出對思想者今天罪孽的觀察報告;觀察員在報告中明確指出他罵人「XXX」絕對是傷人的口業,建議提交審判長審判。此時,思想在大腦內又請出了審判長執行判決。審判長鐵面無私,判定他罪不可赦,必須跪在菩薩面前懺悔,坦承錯誤,並裁決在近日放生法會中放生十斤活魚。審判長判決結束後,思想怕他重蹈覆轍,所以再次創造一個教育長,負責對他進行再教育。

 

自設審判法庭的謙卑心意很好,但是效果極差,原因是什麼?

 

生命一切負面的情緒與行為都是「思想」觸動的。當思想犯錯後,它依附的「思想者」為自我改善,會敦請思想持續創造「觀察員」、「審判長」與「教育長」來觀察、審判與教育。

 

其實根本就沒有獨立的「思想者」、「觀察員」、「審判長」或「教育長」,它們同樣都是「思想」衍生的產品。這有點像大陸的「變臉」特技,同一個人可以變出十多種不一樣的臉。

 

如果「思想」有問題,你可以另尋他法去改造「思想」,但不能讓「有問題的思想」去解決「思想的問題」, 這是許多人犯的錯誤。

 

如果此刻你能理解思想真正的本質與運作機制,那你在心靈轉化的路途上已成功的走了一半。

 

想感受思想的本質嗎?當你能夠以第三者靜觀思想,你就擁有了遠離思想的能力。平日有空時,儘量將自己放在寧靜中,去觀察思想吧。

 

願意的話,不妨聆聽我們的「放鬆語音」去寧靜你的心:蔚藍天空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