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09.08

70. 填充題的答案是真相嗎?

填充題的答案只有一種,錯一點都不可以。我喜歡申論性的問答題,它既可揮灑,也充滿了彈性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9月08日

 

填充題的答案是真相嗎

 

在學校考試常使用填充題。我記得在做學生的時候,一直滿討厭填充題考卷。因為填充題的答案只有一種,錯一點都不可以。我喜歡申論性的問答題,它既可揮灑,也充滿了彈性。就是這個理由,促使我在學校製作考卷的時候,都採用申論性的問答題。

 

填充題的答案只有一種,錯一點都不可以。我喜歡申論性的問答題,它既可揮灑,也充滿了彈性

 

多數老師出考卷,喜歡用填充題、選擇題,因為答案是肯定的。對出申論題考卷的老師而言,改申論題考卷會辛苦,特別是老師想秉持客觀,因為批改申論題的背後,隱藏著老師的主觀。

 

我們都不妨試問:「那一種考試型態是好的呢?」要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得先了解教科書。

 

絕大多數的人都會理所當然的認定:「教科書說載錄的內容是真相。」但這個答案值得被挑戰。教科書裡載入的一切是真相嗎?要回應這個問題,等同問:「有多少所被認定為真理的知識,最終在歷史中被證明是假象呢?」

 

如果你熟讀教育歷史,你會知道:「每三十年到五十年,教科書小改一次;每一百年,教科書大改一次。」改什麼呢?當然是將錯的改成對的。別低估這個矛盾,如果每一段時間都要刪改一次教科書,那不是告訴你說:「所謂教科書是對的想法錯了嗎?」

 

老師如果要求學生的考試答案,必須完全符合教科書,那老師考試的目的,就只是希望理解孩子們念書了沒有,而與傳授知識的真相無關。

 

此外,如果老師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教科書的內容不盡然都對。」那老師們該如何教導學生呢?又該如何出考題呢?如果今天老師給的考卷分數在一百年後看,給錯成績了呢?

 

老師們當然都是善意的,邊想給學生知識的真相,但真實卻是殘酷的,因為教科書中許多的內容都偏離真相。但老師們又能做些什麼呢?學校有制度、規章,學校老師不能脫離教科書,在教學上自作主張、為所欲為。在這個矛盾一下,一心想要教導學生真相的老師該何去何從呢?

 

我的研究院是在美國上的。我欣賞哈佛教育的一點,是考試極少注重分數,而著重在學生思考的深度、廣度與自由度。

 

上述這個教育議題,不是某個單一老師能獨立解決的議題,這是整個教育系統該思考的問題。教育家必須回答一個問題:「教育制度下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方便審核或符合公平原則嗎?還是希望鼓勵學生們,透過教科書中的知識學習而能自由的思想、判斷呢? 」

 

就算不談教科書中的知識是否是真相,現代的知識太多了,不是嗎?

 

強迫孩子們背誦了一大堆東西,其實再多,也沒有多少。況且,孩子們背誦的東西在爾後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會遺忘。學習這麼多將要遺忘的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追根究底,充其量考試就不過是為了考試而已。如果教育家同意這個說法,那現在教育制度下填充題或選擇題的考試就有待商榷。當然我此處說的,不是國文、歷史或者地理,而是科學。

 

這個論點在學習上必定是如此。只有在自由心下,才能去覺知知識是否是真相。

 

只有在自由心下,才能去覺知知識是否是真相

 

自由永遠只有在寧靜的心中才會湧現,讓自己的心經常寧靜吧。在寧靜中,真相會升起。願意的話不妨聆聽我們的「放鬆語音」:迎向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