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09.12

74. 我喜歡面對恐懼

當我積極勇敢的去面對與處理恐懼時,當我願意讓恐懼的源頭情境重現時,這個恐懼就會乖乖的,像清晨湖面上的濃霧,自動在微風中消散無蹤。這種積極態度幫我驅除了許多生命中的恐懼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9月12日

 

我喜歡面對恐懼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對於生命本體一直很敏感,老是愛問「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這樣」。我一直不喜歡心裡有個黑森林,林中充滿著對現世與未知的疑問與恐懼,我更不喜歡它們騷擾我理當美好的生命。

 

面對充滿著怪獸鬼魅的內在迷霧,我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當發現恐懼存在時,我不會躲藏,假裝恐懼不再,我會站在恐懼前面的門口,強壓顫抖的大腿與恐懼的心,對恐懼大聲的說:「出來」

 

我一直不喜歡心裡有個黑森林,林中充滿著對現世與未知的疑問與恐懼,我更不喜歡它們騷擾我理當美好的生命

 

我幾乎不變的發現,當我積極勇敢的去面對與處理恐懼時,當我願意讓恐懼的源頭情境重現時,這個恐懼就會乖乖的,像清晨湖面上的濃霧,自動在微風中消散無蹤。這種積極態度幫我驅除了許多生命中的恐懼。

 

例如像是死亡。

 

我在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關切死亡議題了。我討厭死亡,更討厭它讓質疑這個短暫生命的終極價值。在夜深人靜時我經常自問:「人既然會死亡,幹麻要來?」另一個問題讓我更不能釋懷,我心裡想:「如果我走了就永遠消失了嗎?」

 

對於死亡,我一直告訴自己說:「如果死亡不能做敵人,就做朋友。」積極的面對死亡,一直是我用來解除死亡恐懼的最佳良方,也是我理解死亡的捷徑。

 

積極的面對死亡,一直是我用來解除死亡恐懼的最佳良方,也是我理解死亡的捷徑

 

再舉開車的例子來說。

 

多年來我一直怕開快車;當我開車時速超過一百時,我會感覺緊張害怕。我處理的方法,就是將車快開到超越兩百公里。當車子開在時速兩百的當下,我發現我正在敏銳歡喜的欣賞「我心臟似乎將要跳出胸腔的罕見恐懼」。渡過那一次的開快車的經驗後,我發現我能夠將車快速加升到兩百而感覺到心曠神怡。

 

擁抱恐懼是生命之美。

 

像是對於開快車或死亡,既然我不能消極的迴避它,也無法視它為敵人,那與其與它對立,倒不如改弦易章,正面積極的去接近它,瞭解它,然後與它和解。避開恐懼是痴者的愚行。

 

我最近與一群心靈伙伴聊到恐懼。我坦承我內在的黑森林中還藏有一些恐懼; 在其中,我最膽卻的竟然是裸奔。伙伴們聽到後陷入亢奮與義氣凜然,同意只要我準備好了,她們願意全體陪我裸奔,地點、時間由我挑。當我客觀冷靜評比當時在坐女士們傲人身材與我多年失修的身材後,我在一陣的感動中,陷入更大的恐慌。 

 

當我客觀冷靜評比當時在坐女士們傲人身材與我多年失修的身材後,我在一陣的感動中,陷入更大的恐慌

 

我此刻心裡想,如果爾後我拒絕裸奔,今天這篇文章到底是公佈還是不公佈?

 

恐懼有點像是浮在水面的皮球,你越往下壓制,它愈激烈的往上彈跳。消除恐懼最好的方法,不是去壓制恐懼,而是在寧靜中無念的靜觀恐懼的源頭。

 

願意的話不妨撥點時間,聆聽我們的放鬆語音:光明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