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10.26

118. 免除已知

有沒有一種另類的「認知」與「心靈運作模式」是由非知識、非制約的自由心所推動的呢?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10月26日

 

免除已知

 

我們生命所有的行動,都是利用大腦中已知素材支持運作完成的。這些素材像是知識、經驗、信仰、人生觀、生命哲學、或者別人的建言。所以許多人認定:「大腦中已知素材是財富」,他們不但依賴這些素材,更希望能夠不斷再填加它們。他們堅信這些素材可以幫助他們創造更好的生命內容。到底大腦中已知的一切可以幫助令生命更好嗎?它的答案可能會出乎你意料之外,有興趣一起來讓我分享嗎?

 

到底大腦中已知的一切可以幫助令生命更好嗎

 

人們是如何運作已知的資訊呢?他們會用已知的資訊去預測未來。用任何的已知去預測未來,等同假設未來與過去是相同的,這個假設顯然是個錯誤。因為任何未知的未來,都可能是充滿了與過去不相同的變動。也許短時間變動不會明顯,但長時間後卻永遠充滿著劇變。就是這種思想下認定「現象恆常」的謬思,讓很多人過度的仰賴已知去判定未知。

 

譬如說,這一刻正是一個美好的大太陽天,那我當然會說:「下一秒將仍然會是大太陽天。」但一小時過了後呢?三個小時過了後呢?或者明天呢?這不是什麼深奧的知識,每一個人都應該理解。這個現象解讀了為什麼氣象局的預測經常錯誤呢?

 

也許氣象的預測還算好的,但經濟呢?

 

經濟學家經常仰賴已知去研判經濟變動,這種依賴與制約,令他們經常錯判經濟的變動,而無法在經濟扭轉劇變前夕提出預警。所以有一些人戲稱:「與其相信經濟學家的想法,不如去投射飛鏢。」

 

有一些人戲稱:「與其相信經濟學家的想法,不如去投射飛鏢」

 

看歷史就更清楚了。

 

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每一百年到三百年,或者稍微再長一點,會不斷地會改朝換代。每一個歷代的領導者或皇帝都希望他周邊的智慧人士能夠幫助他去預測、規劃未來,令他的朝代能夠久久遠遠。但到今天截止,任何一個領導者或皇帝成功了嗎?

 

每一個歷代的領導者或皇帝都希望他周邊的智慧人士能夠幫助他去預測、規劃未來,令他的朝代能夠久久遠遠。但到今天截止,任何一個領導者或皇帝成功了嗎

 

我不清楚人們是不是能夠擁有某一個有效的模式,依循它就能成功地推測未來,但我清楚的是:「如果人們僅能用已知的制約知識與經驗去規劃未來,至今,除了短距預測以外,幾乎任何長距預測很少準確過。」多數人習慣將思想下的一堆老東西在排列組合下舊調重談。用有限的已知去面對無限的未知,經常掛一漏萬、荒腔走板,它幾近「痴人夢語」。

 

在面對未來的思考與行動中,我們能不能換個處理模式,不要全然將處理的方法與資源,建立在已知上面?有沒有一種另類的「認知」 與「心靈運作模式」,它並非由大腦已知主導的?而是由非知識、非制約的自由心所推動的呢?這裡所謂的自由心,就是心靈內免除既往制約的心念。

 

有沒有一種另類的「認知」 與「心靈運作模式」,它並非由大腦已知主導的?而是由非知識、非制約的自由心所推動的呢

 

要想建立自由的大智慧,你得先放下手上侷限於現狀的救生圈。但它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為難的建議。想像一個在驚濤駭浪的大海中祈求安全的人來說,如果能夠叫他放下他手上認定是保護生命的救生圈呢?

 

如果要放下救生圈,你不能夠僅靠意志力強迫自己放下,你得追根究底,先要能覺知並放下心中的恐懼與依賴。如何能夠放下它們呢?這就又回到了老話:「要讓自己在靜心中覺察恐懼本質。」當你的放下了對生命的恐懼,擁有自由心的大智慧就會自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