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11.23

146. 心念的價值

我們一定需要找尋真理嗎?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11月23日

 

心念的價值

 

對於生命,也許你是Talk Show名嘴,一流的建築師、也許你能夠登上奧林匹克獎台,也許你能夠享譽於深奧的太空理論世界中,也許你能夠生活隨心所欲,也許你是全球百大的CEO,但充其量,你仍然只是一部在做事的機器而已。

 

絕大多數的人對於理解生命的真理了無興趣。他們會用一切心念與能量去面對維持生命必要的柴米油鹽與工作。他們對於生命本體永遠空虛、迷惘,因為他們一直無法了解真正的「自己」與了解「生命真理」。對於這一切,他們是個頑劣缺席的失敗者。

 

這個奇妙生命的背後,當然隱藏著某種真理。我們一定需要找尋真理嗎?有些人說:「沒錯,我需要的,但是我認為我找不到,所以我不得不放棄。」有些人說:「我不必知道真相,我只需要好好的過好日子就好了,一切的未知自有安排。」

 

但佛陀否定這種看法,他感覺他需要找尋真理,他願意花費了十八年時光,在菩提樹下覺知生命的真理。

 

是你對了或者是佛陀錯了?或者是佛陀對了但你錯了?我認定這沒有標準答案,這一切講是你的選擇。

 

但如果你願意搜索生命的真理,那往下的討論將會激起你的興趣。我們如何找尋生命的真理呢?絕大多數人找尋生命的真理用的工具是思想,思想可以幫助我們找到生命的真理嗎?

 

我們生活中的一切行動、動機、企圖等等,根據的都是思想的引導。然而思想只是記憶、經驗或知識的累積。思想對維持生活是有必要,但對尋找、判定真理則無用;有限的生命經驗如何能夠探知無限的真相呢?制約的入世思想不論多豐滿華麗,它所知覺的都與真理無關。我們必須看清楚思想的價值,知道它何時必要,何時是毒藥。

 

想要覺知真理只有一途,你得排除心念的制約,淨空你的心靈。當心靈的制約淨空時,自由心會升起。當你擁有自由心時,你才能無拘束的孕育、接納並彰顯真理。這裡所謂的真理包括入世的、出世的與信仰。

 

此處我想藉由宗教信仰來研討探究真理的自由心。

 

很多人當想找生命真相時,他們找尋的第一步就是去探索神是否存在。他們如何找尋神呢?他們會虔誠的研讀宗教典籍,會在禱告中冥想神,或者乾脆直接仰望星空探索神的蹤影。

 

但一些宗教徒壓根心知肚明,他們並未找到神;或者說,他們其實從未真正無制約的找尋過神。他們所謂找尋神,不過是「先決定了神存在」,然後用盡所有可找到的理由或方法,去強化這個結論。當他們先有了「神存在」的結論,再找尋符合這個結論的支持論點時,他們那有真正自由的在找尋呢?他們在啟始就已自斷手腳,放棄的找尋的權利與機會。

 

但是宗教徒不敢自由的去找尋神,因為宗教否定宗教徒擁有探索的自由。它強調:「對神任何的懷疑都會遭到懲罰。」就是這個威脅教條,把教徒變成了聽話的八哥。當教徒沒有真實與孤獨的在自由心靈下探索神時,不管真相下神是否真正存在,教徒在心靈中所建構的神,會僅是冥想或自我催眠下的假神。

 

宗教徒的心一直會存在著矛盾,既無法完整的感受神的存在,又不敢自由的去找尋神;這種似假非真的信仰會反而會令宗教徒更擔憂與惶恐,既得強迫自己相信神存在,但又患得患失的怕衪不存在。

 

你想如實的感受神,你得先讓你的心變得寧靜,在寧靜中移除你內在的恐懼與制約。當心自由後,神會不請自來,自動默默的進住你的心。當神湧入你的心之後,你會像覺知愛一般,清楚的感受衪的臨在。

 

你想如實的感受神,你得先讓你的心變得寧靜,在寧靜中移除你內在的恐懼與制約。當心自由後,神會不請自來,自動默默的進住你的心。當神湧入你的心之後,你會像覺知愛一般,清楚的感受衪的臨在

 

讓我們回到正題,我們該如何找尋真自由呢?

 

尋找真自由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得消除掉思想下的知識、經驗、信仰與其它各種制約。但如果要放下思想中的制約,你不能夠對思想說:「放下」,對思想任何的要求或對抗,反而會招致相反的結果。

 

要放下思想制約,必須在寧靜中去觀照思想。當思想被無念、無求、無批判地觀察時,它會如同清晨湖上的濃霧,在微風中緩慢的消散。當心念中的一切制約消散後,自由的心將會自動升起。

 

要放下思想制約,必須在寧靜中去觀照思想。當思想被無念、無求、無批判地觀察時,它會如同清晨湖上的濃霧,在微風中緩慢的消散。當心念中的一切制約消散後,自由的心將會自動升起

 

經常撥點時間,讓你的心變得寧靜吧。願意的話,不妨聆聽我們的「放鬆語音」:禪心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