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12.22

175. 京都賞櫻

來到人間,就該讓這一世燦爛美麗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12月22日

 

京都賞櫻

 

每年有兩次的旅行是固定的,地點都是京都,一次是秋天的賞楓,一次是春天的賞櫻。在京都櫻花季櫻花盛開時,一眼望去,滿山滿園都是璀璨的櫻花,它們美到極點,美到令人心中悸動。

 

 

 

在今年櫻花之旅,夫人每每看到美麗的櫻花都會驚嘆:「好美啊!」我隨行在側估算,前前後後夫人大概講了二、三十次!櫻花有一個特色,它來的快,瞬間盛開,美到極點,但也去的快,瞬間凋零回歸塵土。

 

 

 

 

這樣的景緻,令我不禁感嘆。倘若我們跟動物相比,也許認為生命還算滿長的,但以地球出現生命的生命史來估量,人類才出現在地球時間的一分鐘內;再拉大時空,與整個大宇宙相比,人類的生命連宇宙的一秒都沒有,是多麼地短暫!然而在如此短暫的生命中,我們會拼命的去爭、去搶、去渴望、去介意、去比較、去追求快樂的、去放棄痛苦的。

 

在生命中,我們多會就目標論下的渴求與依賴,為自己不斷的設定一個接著一個的目標;完成了一個目標後,立刻又規劃另外一個目標。試問,考量生命如此之短,考量人終究要離去,而離去的時候,又帶不走任何所擁有的,那這種「目標導向的生命」真的有那麼大的意義嗎?

 

如果我們站在生命的平台看自己的生命,會像是霧中看花,什麼都看不清楚;但如果我們能夠暫時離開生命平台,站在更高位置來看待人生,人生跟櫻花有什麼不同?它來的快,去的也快,它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來?它去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去?

 

但我在猜想,櫻花不會介意它為什麼來,也不介意它為什麼走,更不介意是否能夠活的長長久久;因為它來了就來了,它走了就走了,一切是如此的自然。它唯一關心的,就是在它短暫的生命中,能否擁有一個非凡美麗的生命經驗?

 

人生何嘗不也是如此。

 

生命不只是消極的脫苦,或只是想過安逸的生活;既然來到人間,與其追求終究必須拋棄的一切,不如學習櫻花,做心中真正歡喜的,去自在的享受生命,讓這短暫的生命變得既非凡,又美麗。這就像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在「最後的武士」電影中,與日本武士渡邊謙一在櫻花園看著滿園櫻花時,渡邊謙一對湯姆克魯斯說:「人生就應如櫻花般,美麗而自由的來去。」

 

 

 

 

現在,我們能否放下目標論,接受另一個哲思:「生命首先追求的,不是成功或目標,而是平靜喜悅的心靈美質。」

 

不是我們要的生命目標沒有價值,而是當生命感受到壓力、擔憂、恐懼或痛苦時,達成目標的成就感會像是美餚變成餿水,變得沒有意義。此外,痛苦的心靈仍能夠讓我們擁有充滿自由與智慧的能量,去成就我們想成就的嗎?

 

談人生就得談喜悅。不管擁有多少的財富、權勢、地位與享受,沒有喜悅就沒資格奢言成功的人生。況且,如果想要擁有成功的人生,平靜喜悅的心靈是促成的必備元素。

 

但當然,「脫苦得樂」只是促成美好生命的第一步。我們必須更積極的思考,面對這個難得的生命,單純只是離苦得樂就心滿意足了嗎?脫苦絕對不是人生的目標,我們該做什麼才不辜負來人間一次呢?

 

更積極的心態是:「既然來到人間,就該讓這一世燦爛美麗,就要勇敢智慧的去做我們心中真正歡喜的,去創造符合我們生命最大藍圖下的積極目標。」 

 

既然來到人間,就該讓這一世燦爛美麗,就要勇敢智慧的去做我們心中真正歡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