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12.25

178. 母親,您好嗎?

願遠方的您安好,我的母親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12月25日

 

母親,您好嗎?

 

轉載我的小病人郭奕廷給他母親的一封信。

 


 

母親,我們母子已有兩個盛夏沒見面了。前些日子,沒有您的消息莫知所措,梅雨季的夜裡,才得知您為叔叔添了兒子,如此您在那個家庭有兒有女,就像中國字的「好」字寫的,現在鬆了口氣,真是好極了。撫養一雙年幼兒女更不容易,往後能夠和您見面的機會,恐怕添加諸多不便,但是,和兄長與姊姊比較起來,他們雖有父親陪伴著,卻也缺少像我們之間,擁有的珍貴美好時光了。您我母子間,相處的次數寥寥可數,可是點滴在心頭;兒子生命中最難忘懷的,是您第一次陪我上學,當日情景歷歷如繪,經常浮現眼前,不知您是否還記得?

 

那年,元宵過後,您初回外婆家,起了大早要陪我上學,幼兒園上方的天空,像湛藍色的透明水晶球似的,穿過校園的每個步伐,我跳著哼著,小手使勁甩著,和樹上飛下來的小麻雀,一樣的節奏、一樣的輕盈,風兒好奇的圍繞著我們旋轉,您的髮絲從笑容裡揚起,大大手握著小馬兒,使我跳躍得更高,彷彿一伸手,我就能觸摸到那片天堂,白雲甜滋滋地融化在嘴裡,陽光將我們的影子,曬的閃亮亮的,灑在操場上。

 

剛到達教室門口,同學們投來幾許異常的目光,說不上來的表情,和我平常在園裡看他們一般,我一副趾高氣昂模樣,八面威風的將書包放置好,又移動到您腳邊依偎,您順了順我的頭毛,溫暖的手掌貼在我脖子後方,您低下頭,緩緩的對我說:「小馬兒,媽媽要走了,你要乖乖喔!掰。」我抬起頭,不卑不亢的回應:「好,掰掰。」您揮揮手步出門外,我墊起腳尖,探頭看著您的背影,逐漸消失在最後一個階梯,像過了幾個世紀的時間,我才走回座位上,老師拿出海報,開始上課,同學們大聲地唸著,「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也···」

 

教室矮書櫃後面,斑駁的淡綠色窗框外,古樹綠海成蔭,枝繁葉茂,成群麻雀在蔥蔥樹梢上嬉戲著,沾著灰塵的玻璃窗台,我模糊的看見,好幾輛鮮豔的賽車,正在起點準備,等待發號司令,賽車手們踩緊油門,持續的加速著,砰!槍響了,麻雀一轟而散的飛離,車手如風馳電掣般疾駛而過,不知道為什麼,眼睛像滾燙熱水燒開了,在聽到那槍響聲時,眼淚哭聲一發不可收拾,哀嚎音如洪鐘,迫使老師停課也無法制止。

 

今昔之感,恍如昨日,轉眼已過八年,此時兒子長的茁壯,更比您高出許多,喜歡汗流浹背的打籃球,使盡全身力氣跳躍灌籃,當我伸出手奮力將球投進,一剎那,就能再次觸摸到母親的天堂,籃框下,唯一一次陪我上學時,您我影子重疊的瞬間,皆化為寸寸相思,願遠方的您安好,我的母親。

 


 

拜讀後感言

 

在我那個時代裡,有一個電視節目叫做群星會,群星會中的一些明星經常會在母親節的時候,唱一首有關思念母親的歌,那首歌叫做「母親,你在何方。」

 

我的好友冉肖玲有許多的弟妹,都是她的單親母親隻手辛苦在眷村帶養大的。兩年前她年老的母親走了,走前平靜地告訴孩子們不要想太多,她說:「就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海裡就好了。」她母親的一生過得艱苦,但卻過得順其自然,了無抱怨,走也走的自然瀟灑。每當肖玲唱這首歌的時候,還沒唱完時就已經淚流滿面。

 

當我們小的時候,心裡關心的是這個花花世界。眼睛對著外看,心對著外想。這時候,對眼前的父母是看不清楚的,對父母為我們做的一切,也缺乏感受;對著父母總是對立抱怨的多,關懷的少。

 

當我們漸漸成熟或衰老的時候,才知道開始往內心看。在這個時候,清楚的看到父母,看到父母曾經對我們做過的一切。在無明中,當心中湧起對父母的感動、歉疚、回饋心與愛的時候,經常父母已衰老到無法領受我們的愛,或父母根本不能領受,因為他們已經在另外一個世界了。而子女此刻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眺望遠方,哀泣悔恨。

 

每當我聽到肖玲唱「母親,你在何方」的時候,也是淚流滿面。但是我無法在YouTube中找到她的歌與你分享,我找到另外一個人唱的歌, 她唱的很入味,很好。

 

母親你在何方 (Where are you Mother?) - Mu Qin Ni Zai He Fang

 

另外我選的是顧媚唱的「母親你在何方」, 很經典, 很有時代風味。

 

母親你在何方 顧媚唱 (1955 mono version)

 

如果你感覺到想對父母說什麼,或者做什麼,就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