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5.12.28

181. 你有權利改變你的身體

設法去放下心靈的擔憂、恐懼、壓力與痛苦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5年12月28日

 

你有權利改變你的身體

 

傳統遺傳學認為許多疾病來自於遺傳,而遺傳指的就是遺傳基因或者簡稱DNA。

 

傳統遺傳學認定自小時候起,基因表現決定了你的身體狀況,及許多與基因相關的疾病;而終其一生,這個控制機序與訊息都不會再改變。例如說,某女士因為遺傳基因的關係,注定四十歲將會得到乳癌;另外一個人因為遺傳基因的關係,注定會在七十五歲得到老年痴呆。

 

但蒙特婁馬基爾大學史濟夫教授(Moshe Szyf)的研究證明並非如此,它與當前表觀遺傳學的主流思想不符。

 

史濟夫發現癌症大都與基因周圍「過度甲基化」有關;甲基化型態過或不及的變異,會促使基因讓細胞不正常增生。例如說,乳癌發生的原因是控制細胞生長的基因「過度甲基化」而被靜默,失去了調控作用。基於這個發現,史濟夫相信透過甲基化的操作,可以關閉癌症基因的開關。

 

實驗中,史濟夫在動物生命初期,給予動物不同類型的「壓力環境」,然後將這些哺育異常而促成的不健康幼鼠,交給其他母鼠以正常方式養育,他發現,改變動物生命環境可反轉那些異常的表觀遺傳。

 

另外例如像乳癌,多數醫師認定乳癌家族病史是罹病主要成因。近年不少醫師會勸告有乳癌家族病史的健康女性採取乳房切除術,以預防乳癌上身。

 

美國羅徹斯特大學流行病學家檢查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婦女健康促進計畫資料,這些資料無異是比對遺傳型和環境型癌症的金礦。他們深研這些資料後,對家族病史的傳統觀念仍然存疑。

 

研究開始時,他們假設有家族病史的人會有較高的癌症發生率。經過五年研究,證據卻顯示乳癌只和「環境壓力」與「定期服用人工激素」兩個因素有關,卻與基因架構或家族癌症病史無關。對乳癌來說,這個研究暗示了遺傳並非決定因素,而與環境變數有關。

 

很多有經驗的醫生也指出,壓力與癌症息息相關。如果這個研究的結論是真實的,那麼顯示人們不必過度介意遺傳,而「減壓」將是減少癌症發生率的一個重要模式;人們可用寧靜平和的心緒來抵銷不良基因的作用。

 

在一九九七年,研究大腦退化的麻省理工學院皮庫爾學習與記憶研究院(Picower Institute for Learning and Memory)院長蔡立慧,探索可否經由某種模式改變異常的表觀遺傳,進而改善疾病,例如像是遺傳引發的大腦損害。

 

蔡立慧在實驗中選擇性的繁殖一組具有稱為P25特定基因表現的老鼠,P25會造成神經退化,在學習與記憶方面有嚴重缺陷,且在極短的時間內,隨著大腦萎縮和神經元逐步喪失,這些老鼠很快就會變成癡呆, 最後症狀就像是阿茲海默症。

 

在第一個實驗中,研究者令老鼠每次走到籠子特定間隔時,就會遭受輕微電擊。在第二個實驗中,老鼠被放在他們曾經驗過的平台上,但被混濁水淹蓋;老鼠得在無法看到平台情況下,得依靠記憶來判斷平臺位置。

 

一般情況下,老鼠被電擊後促發的恐懼制約會變成長期條件反射與記憶,但具有P25的鼠群大腦已萎縮到一定程度,他們在兩個試驗中都沒能學習到遠離籠子或濁水中跳上平台。

 

在下個實驗中,蔡立慧將「具有P25的鼠群」,與具有「遠離籠子」或「濁水中跳上平台能力」的「正常老鼠」,放在同一個遊戲空間中,裡頭有跑步機,並每天更換玩具。

 

具有P25的鼠群待在新環境一段時間後,研究人員再次令具有P25的鼠群進行上述兩項測試。奇蹟發生了,他們發現被測試的老鼠竟然開始能夠避開籠子,也能夠跳上被淹沒在水中的平台。

 

基於這些老鼠實驗,蔡立慧研究受測動物大腦,發現「環境刺激」與「其它正常伙伴透過某種鍵結機制」,能夠改變具有P25的鼠群「表觀遺傳的甲基團」,而甲基團最後關閉了阿茲海默症基因的表現,覆蓋了P25鼠群的基因缺陷。

 

它顯示:「遺傳導致的記憶缺陷並非不可改變的定數」。

 

上述的研究雖非當前遺傳醫學的主流或顯學,但它隱然提示基因似乎可以因外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如果這些研究所引導的假設為真,那麼我們可以做什麼去改變我們的身體呢?

 

答案只有一個,就是設法去放下心靈的擔憂、恐懼、壓力與痛苦。而放下這些負面心緒唯一的方式,不是理性的認同,或者是意志力下的努力,而是經常地靜心,或者聆聽園地提供的「放鬆語音」或者「潛意識對話DIY」。

 

基因似乎可以因外在環境的改變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