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6.01.08

192. 布拉姆斯落日餘暉

要圓融心中的分裂與不平衡,要讓心中唯一存有的就是愛與寂靜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6年01月08日

 

布拉姆斯落日餘暉

 

我閱覽了約翰尼斯·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年5月7日–1897年4月3日)生平的歷史,將一些與他心靈有關的議題濃縮在此處分享。你看完後有什麼感想呢?有些人看就看了,但也有些人看了後會開始出現某些想法或疑問。

 

約翰尼斯·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是知名的德國作曲家,生於漢堡,逝於維也納。他是維也納的音樂領袖人物,評論家將他與巴赫、貝多芬排並列稱為「三B」。

 

布拉姆斯晚年在六天內又失去兩位至交好友比爾羅特和畢羅。那年夏天,另一個好友年輕女低音赫爾蜜娜與曾編訂巴哈作品的史皮達也過世了。

 

不久後的某夏,他寫下最後的奏鳴曲、兩首豎笛作品,也完成49首德國民謠。之後,布拉姆斯告訴友人:「這一切就像一條蛇銜住自己的尾巴一樣,也就是說,象徵故事已經說完,圓圈也閉合起來了。也許此時是該劃下休止符了。」

 

不久後好友克拉拉也中風與世長辭。這些好友的離開,令布拉姆斯陷入悲傷,他開始孤立自己,走入黑暗,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像個老人。當時他曾自問:「當一個人如此孤單時,生命還有何意義?」

 

克拉拉葬禮結束之後不久,自己也生病了,皮膚泛著黃色,醫師診斷罹患肝癌。布拉姆斯自知來日不多,變得消瘦、憔悴。他是不妥協的完美主義者,花了許多時間找出家裡舊文件、手稿,親自銷毀大部分。德弗札克惋惜當時曾嘆道:「這樣一個偉大的靈魂,卻不相信任何事物!」

 

約翰尼斯•布拉姆斯之墓

 

布拉姆斯一輩子被世人祟仰,在音樂史上如此的具有實力、天份與威名,許多人認為他超越了貝多芬。他在他充滿音樂掌聲的的一生,理當洋溢著歡欣,但布拉姆斯終究不算是一個快樂的人,他在生活上和心中充斥許多的不滿,這與他完美的音樂形成諷刺的對比。

 

布拉姆斯曾在他的作品121《四首嚴肅之歌》中強烈涉及死亡主題,但結尾處一切都昇華成對愛的肯定,它的歌詞取自聖經。

 

值得提問的是,一個透過音樂展示愛的人,為什麼對生命充滿著不滿、矛盾與抱怨呢?布拉姆斯華麗聖潔的音樂到是從哪來的?是源自於他擔憂的心靈嗎?還是源自於他充滿愛的心靈呢?當然答案必定是後者。

 

顯然布拉姆斯的心靈是分裂的,一半的心靈是愛一半的心靈是擔憂、不滿。布拉姆斯曾嘗試透過他完美的音樂撫慰過他擔憂的心靈了嗎?

 

透過對布拉姆斯的生平,我們如何引以藉鏡看待我們自己呢?

 

你可以擁有世界的財富、掌聲、擁有美妙的臉,但這一切都不能夠去安住你的心,令你生命歡喜。沒有寧靜歡喜的心,一切贏了也是輸了,這是全然無法被補償抵銷的。

 

不要再容忍你的心狂野,不要再讓你的心充滿著企圖、擔憂、渴望與恐懼,要去內觀你的心,讓心安置在寧靜中,要圓融心中的分裂與不平衡,要讓心中唯一存有的就是愛與寂靜。

 

我們安排了一個能夠協助你心靈寧靜的放鬆語音。願意的話,不妨撥點時間聆聽:寧靜當下 禪定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