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日記

心靈日記

2016.01.26

210. 我的約翰

如果上帝給了功課,上帝給了巴哈什麼功課呢?

劉心陽醫師心靈日記

2016年01月26日

 

我的約翰

 

出生於德國中部的約翰.塞巴斯蒂安.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年-1750年),是巴洛克時期的德國作曲家,被普遍認為是音樂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並被尊稱為「西方現代音樂之父」。巴哈是一位著名宮廷樂長,在德國萊比錫聖多馬教堂度過了最後27年時間。

 

雖然莫札特、貝多芬等偉大作曲家對巴哈的作品崇拜有加,但在他死前一直默默無名;直到百年後浪漫主義時代,作曲家孟德爾頌在萊比錫的圖書館中發現了巴哈的《馬太受難曲》,並且在其音樂會上演奏,才震驚音樂界,獲得今天崇高的地位。

 

講一小段巴哈死前的小故事。

 

約翰這個矮胖老人,穿著長統皮靴,頭上戴著聖誕節帶著的大灰假髮,帶著盲人典型的空茫笑容對著安娜。此刻,醫生已拿去了他的全部積蓄,他將何去何從?

 

看著約翰,安娜在心裡默禱著:親愛的耶穌我主,他是個瞎子,冬天尚未過去,萊比錫仍蓋滿著白雪,他將何所適從?她向上帝祈求,希望今夜演奏風琴,可以給他最後的慰藉。

 

安娜說:「是,我的約翰,可以,去吧,儘量地彈。」「不過,別太大聲,」她身體緊貼著他,溫柔地請求。然後又低聲說:「別太久。」

 

一邊說,安娜一邊意圖控制她顫抖的嘴唇。

 

安娜明知讓他在半夜彈風琴會吵醒全校,也會引來校督察魏利克先生的關切。魏利克一定會報告給市議會,會說她的約翰又盲又瘋,學校無法續聘他為合唱指揮,市議會會辭掉他。

 

安娜.瑪格達琳娜倚在門口,望著巴哈蹣跚地沿著暗淡走廊回房,她關上門石像似的站著,雙手掩著臉。終於她可以盡量的哭了。

 

她不再詢問,或者祈望了解為什麼上帝給了他們偌大的苦痛。巴哈不是善良的人嗎?她的約翰不是為了要替上帝服務,在燭光下辛苦的寫作音樂讚美祂的榮光,以致失明了嗎?難道祂沒有聽見嗎?

 

她放下雙手注意的聽,約翰開始演奏了,彈的是受難曲。她知道受難曲描述的是救世主耶穌受難的故事;描述人們如何打擊祂,唾棄祂,把祂釘在十字架上與盜賊同列。而祂,神的獨子,卻默默的忍受……。現在她的約翰正在彈奏它,因為明早他將有所遭遇時,可以學習仿傚神子,……。

 

她聽到門外急迫的腳步,立刻把門打開。是的,那是魏利克先生,他甚至連鞋子都沒穿好就跑來了。

 

魏利克遠遠的便對她叫:「他是怎樣了?不知道現在是半夜?他瘋了嗎?誰答應讓他彈大風琴的?我要向上面報告,我……。」

 

她安詳的關上門,令音樂聲不像方才那麼響。她前傾對他說:「那不是他的錯,我叫他去彈的。」

 

魏利克驚奇之感勝過忿怒:「你?為什麼呢?」

 

安娜像對摯友般說:「你知道,他需要它,醫生早上要來。」

 

魏利克忿怒之潮已退去,本能的壓低聲音詢問:「開刀嗎?什麼時候?」

 

安娜聲音轉為低位:「七點,替他準備……。」

 

現在,一切全過去了,約翰在安靜中死去,像株橡樹被雷擊中枯死一樣。她很高興,是的,高興他的死,這樣比較好。

 

她了解巴哈,因為他父親也是個音樂家,既不富有又無名望。她知道不能對音樂有所苛求,可是能夠自得其樂。當時巴哈到維生佛去拜訪她,他們於十二月結婚,並在公爵城堡裡住了一年。後來萊比錫聖湯瑪士教堂的合唱隊長古納死了,巴哈繼承了這個位置,直到現在。

 

這一切全為了音樂,音樂拿去了巴哈的眼睛,而這些音樂卻沒有人要。這些他留下的音樂之後會如何呢?它們會變成廢紙堆、被付之一炬、亦或隨風飄去?在裡面,巴哈傾注了所有心靈、信仰與希望,希望所有人類進入更好的世界。這個疑問不再屬於巴哈的了,因為他永遠不會知道。他只能祈求上帝的憐憫,把音樂交在祂手中。

 

自從萊比錫的老音樂師死後,已有一世紀了。他躺在無名的窮人之間,沒有人還記得起他,除了他所信任不渝的祂。

 

巴哈如何看待自己的一生呢?是創作的輝煌?是音樂交融的歡喜?是不公平?是懷才不遇的悲傷?還是神仁慈的試煉呢?巴哈走前感受的是什麼呢?如果上帝給了功課,上帝給了巴哈什麼功課呢?

 

生命的存在有一個答案嗎?還是它就不過是一場無法預期的經驗呢?

 

好問題嗎?你想怎麼回答呢?

 

如果上帝給了功課,上帝給了巴哈什麼功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