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

2019.11.28

前世回溯案例四:人生本來就不公平,但也公平

人來人間是一埸規劃好的經驗,角色的選擇非主要因素,它只是配合規劃而已

人生本來就不公平,但也公平

 

飄飄在她經歷了第一次回溯後,對生命有了不一樣的覺知,也釋放了對自己既往行為的自責。由於上一次回溯的收穫,她期待再次經驗回溯,此次幫飄飄再次做回溯的催眠師是Naomi

 

催眠中與飄飄的對話

 

飄飄在催眠指引中進入了某個與本世生命相關的前世。下面是Naomi在催眠中與飄飄的對話。

 

飄飄答:「我在神廟前。」

 

Naomi問:「非常的好,能否形容一下這個神廟的建築呢?」

 

飄飄答:「很多的大石塊。」

 

 

 

Naomi問:「現在,在妳身旁出現一面很大的落地鏡,轉身走向這個落地鏡看看自己,可以形容一下自己的樣子嗎?」

 

飄飄答:「女生,約十三歲,皮膚有點黑黝,很漂亮,帶著很多金色首飾。」

 

 

Naomi問:「妳在神廟前做什麼?」

 

飄飄答:「準備祭典儀式。」

 

Naomi問:「能否感受一下現在妳的心情呢?」

 

飄飄答:「很平靜。」

 

Naomi問:「非常好,環顧四周,周邊有任何人嗎?」

 

飄飄答:「很多人」

 

Naomi問:「有什麼樣子的人?」

 

飄飄答:「很多奴隸、貴族,還有國王、大祭司。」

 

Naomi問:「很好,妳看著這些奴隸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

 

飄飄答:「沒有感覺。」

 

Naomi問:「他們都在做什麼?」

 

飄飄答:「跪著,頭低低的。」

 

Naomi問:「此刻妳的心底深處有一種感受,對嗎?」

 

飄飄答:「覺得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但是也公平。」

 

Naomi問:「很好,妳看看這些貴族怎麼樣?」

 

飄飄答:「恐懼。」

 

Naomi問:「妳感受他們恐懼什麼?恐懼妳?是嗎?」

 

飄飄答:「恐懼我的身分跟力量。」

 

Naomi問:「祭司的位置很高,是嗎?」

 

飄飄答:「是。」

 

Naomi問:「貴族們恐懼妳的身分跟力量,這讓妳有什麼感受?」

 

飄飄答:「拉開距離。」

 

Naomi問:「妳內心有著某種淡淡的情緒,對嗎?」

 

飄飄答:「孤單,我的父母、兄弟姊妹已經不再是我的家人了。」

 

Naomi問:「意思是說,即便血緣上他們是妳的家人,但是與妳的相處上已經不像是家人了,是這個意思嗎?」

 

飄飄答:「是。」

 

Naomi問:「很好,轉頭看向大祭司,妳對大祭司有什麼感覺?」

 

飄飄答:「防備。」

 

Naomi問:「他防備妳,是嗎?」

 

飄飄答:「我也防備他。」

 

Naomi問:「現在我將從三數到一,當數到一的時候,妳會瞬間進入大祭司的內在,從他的角度看著妳,說出大祭司的心底話。三、二、一,大祭司想著什麼?」

 

飄飄答:「不能為我所用,皆不需存在。」

 

Naomi問:「所以,當妳沒有辦法照他的意思做的時候,他就不會讓妳存在,是嗎?」

 

飄飄答:「是。」

 

Naomi問:「能否感受一下在場所有的人,有妳這一世認識的人嗎?」

 

飄飄答:「國王。」

 

Naomi問:「國王是妳這一世的誰?」

 

飄飄答:「哥哥。」

 

Naomi問:「國王與妳呈現怎麼樣的互動模式呢?」

 

飄飄答:「我們一起長大。」

 

Naomi問:「所以國王與妳是家人的關係,是嗎?」

 

飄飄答:「是情人,也是知己。」

 

Naomi問:「妳們很常相處在一起?」

 

飄飄答:「很長,但是不能在一起。」

 

Naomi問:「當我從三數到一的時候,妳回到了成為女祭司的第一天,感受一下,這時候的妳幾歲?」

 

飄飄答:「十歲。」

 

Naomi問:「妳在哪裡?」

 

飄飄答:「在神殿裡面。」

 

 

Naomi問:「有誰在旁邊呢?」

 

飄飄答:「大家都在。」

 

Naomi問:「這裡發生什麼事嗎?」

 

飄飄答:「我正在接受成為女祭司的職位。」

 

Naomi問:「還有任何的人與妳互動嗎?」

 

飄飄答:「大祭司。」

 

Naomi問:「很好,此刻妳的心情如何呢?」

 

飄飄答:「覺得開心,但失落。」

 

Naomi問:「為什麼?」

 

飄飄答:「這是很多女生夢寐以求的,但是以後不能回家了。」

 

Naomi問:「能否感受一下,妳成為女祭司是家人要讓妳做的嗎?」

 

飄飄答:「是天賦。」

 

Naomi問:「誰發現了妳這樣子的天賦?」

 

飄飄答:「大祭司。」

 

Naomi問:「妳身邊家人在妳旁邊嗎?」

 

飄飄答:「家人不在,他們不能進來。」

 

Naomi問:「是,所以此刻就是大祭司與妳,身旁還有誰?」

 

飄飄答:「還有許多神廟的人員。」

 

Naomi問:「很好,現在感受一下,除了與家人分離之外,還有另外的情緒嗎?」

 

飄飄答:「告訴我自己說要勇敢。」

 

Naomi問:「很好,等一下當我從三數到一,數到一的時候,妳會進入五歲時的時空場景,三、二、一,進入了嗎?」

 

飄飄答:「是,我在樹林裡面。」

 

Naomi問:「在做什麼?」

 

飄飄答:「在奔跑。」

 

 

Naomi問:「這時候的感覺怎麼樣?」

 

飄飄答:「很自由。」

 

Naomi問:「一個人嗎?誰陪在妳身邊呢?」

 

飄飄答:「有姊姊跟一個王子。」

 

Naomi問:「開心嗎?」

 

飄飄答:「開心。」

 

Naomi問:「那麼我們回到家裡去看一看好嗎?」

 

飄飄答:「好。」

 

Naomi問:「現在妳回到家裡面了,可以形容家裡什麼樣子嗎?」

 

飄飄答:「很大。」

 

Naomi問:「爸爸、媽媽呢?」

 

飄飄答:「爸爸不在,媽媽在跟我說話。」

 

Naomi問:「她跟妳說什麼呢?」

 

飄飄答:「她擔心我不能一直在她旁邊。」

 

Naomi問:「為什麼?」

 

飄飄答:「因為我不一樣。」

 

Naomi問:「媽媽查覺到妳有某種不同的力量,是嗎?」

 

飄飄答:「是,她說:『不要告訴別人。』」

 

Naomi問:「可以感受一下妳那股力量是什麼嗎?」

 

飄飄答:「我可以看到未來,也可以知道過去。」

 

Naomi問:「等一下,我將從三數到一,妳會去到在妳投胎前的時空場景,三、二、一,現在妳在那裡?」

 

飄飄答:「在一個白色的空間。」

 

Naomi問:「很好,妳在這裡做什麼?」

 

飄飄答:「等待一個剛剛好的時機。」

 

Naomi問:「很好,為什麼妳需要等待呢?」

 

飄飄答:「因為有人需要我,需要成為其中一部份來完整。」

 

Naomi問:「妳正在等待某個變動,這個變動是妳自願的?還是有某種力量驅使妳做這個選擇呢?」

 

飄飄答:「都有。」

 

Naomi問:「能否提示一下,妳在等待一個剛剛好的時機,它有一個特定的目的嗎?有特定需要去經歷什麼嗎?」

 

飄飄答:「對我,對他人都是。」

 

Naomi問:「很好,不管是對妳自己或是對他人,這個經驗本身就是一個目的,是嗎?」

 

飄飄答:「人生就像是一個拼圖,拼圖本身就是意義。」

 

 

Naomi問:「現在,我將從三數到一,當數到一的時候,妳會回到妳是女祭司的這一世,妳會投胎進到子宮裡面,三、二、一,現在妳已經在子宮裡面了。可以感受一下有什麼感覺嗎?」

 

飄飄答:「很輕鬆。」

 

Naomi問:「我們每個靈來到世上,都是不帶包袱的,是嗎?」

 

飄飄答:「從來都沒有包袱,都只是為了經歷。」

 

Naomi問:「此刻妳在子宮裡,知道妳為何而來嗎?」

 

飄飄答:「我與這個世界呈現一種互動,互動中都能有所成長,只是不知情。無關乎是什麼人,什麼角色,什麼原因,什麼地方,經歷都是一種成長。不管自己知不知道,這是已經設定好的軌跡。」

 

 

Naomi問:「有些生命在時間長河裡,也許經歷的是個痛苦的乞丐,也許經歷的是個擁有一切資源的國王,但其實沒有什麼分別,他們就只是在經驗,是嗎?」

 

飄飄答:「想要經驗的不一樣,但其實都是一樣的。」

 

Naomi問:「提示一下,這一世妳身為女祭司,想要體驗什麼?」

 

飄飄答:「智慧的奉獻。」

 

Naomi問:「很好,在子宮裡,能否感受到媽媽的情緒跟感受嗎?」

 

飄飄答:「媽媽是一個傳統的女性,她是喜悅的。」

 

Naomi問:「喜悅有一個生命來到她的生活當中,是嗎?」

 

飄飄答:「是的。」

 

Naomi問:「可以感受到爸爸嗎?」

 

飄飄答:「可以。他對這個世界與對他自己有很多的期待,這些期待都是多餘的。」

 

Naomi問:「妳的意思是說,其實他會經歷什麼,早就已經註定好了嗎?」

 

飄飄答:「是的,大家都在按照著預定的軌跡去學習,過多的期待只會讓自己看不清真實的生命目的。」

 

Naomi問:「妳的意思是說,人在人間有過多的慾望,像是財富、金錢、地位、名利等等。這一切過度的慾望、追求跟期待,會讓我們看不清生命真實需要經驗的目的,是嗎?」

 

飄飄答:「是,也不是。」

 

Naomi問:「妳的意思是說,有些人在他的生命過程當中,本來就是需要去經歷這一段慾望追求的過程?」

 

飄飄答:「是。」

 

 

Naomi問:「很好,所以不需要刻意的認為怎麼樣才是好,怎麼樣才是不好的,是嗎?」

 

飄飄答:「都是好的。」

 

Naomi問:「現在我將從三數到一,數到一的時候,妳會去到十五歲那一個時空場景,去感受一下在那時候的妳,有發生了一些事情。三、二、一,感受一下現在的妳在那裡?」

 

飄飄答:「我在神殿的儀式中。」

 

Naomi問:「妳在這裡做什麼呢?」

 

飄飄答:「我在跟大祭司對話。」‧

 

Naomi問:「妳跟大祭司說了什麼?」

 

飄飄答:「我對大祭司說:如果內心渴望的是更多的權力,那就不應該被膜拜。」

 

Naomi問:「他的反應是什麼?」

 

飄飄答:「他很憤怒。」

 

Naomi問:「他有做任何的決定或任何的動作嗎?」

 

飄飄答:「叫人把我帶回房間,關起來。」

 

Naomi問:「然後呢?」

 

飄飄答:「我很擔心,擔心他會對國王不利。」

 

Naomi問:「他知道妳們兩個的關係嗎?」

 

飄飄答:「他知道。」

 

Naomi問:「現在妳的心底有某種情緒,感受那股情緒是什麼?」

 

飄飄答:「我擔心,但知道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

 

Naomi問:「那一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飄飄答:「大祭司的背叛。」

 

Naomi問:「大祭司對妳做了什麼?」

 

飄飄答:「他把我跟國王的事情跟皇后說了,皇后下藥將我賜死。」

 

Naomi問:「那國王呢?」

 

飄飄答:「他來不及救我。」

 

Naomi問:「那臨死的前夕,以妳具有充滿平靜的智慧,如果與大祭司相處的時光再倒頭來一次,妳會做什麼樣子的選擇?」

 

飄飄答:「一樣。」

 

Naomi問:「一樣的選擇?」

 

飄飄答:「這從來不是選擇的問題,只有我的死亡才能換來皇后的支持。」

 

Naomi問:「妳的意思是說,大祭司與皇后也有利益上的關係是嗎?」

 

飄飄答:「對。但是皇后深愛著國王,我的死亡可以確保皇后的支持。」

 

Naomi問:「國王也無能為力,是嗎?」

 

飄飄答:「他不需要做什麼,因為本來就應該是這樣。」

 

Naomi問:「很好,在這一世當中,妳看到了許多人性,看到許多人為了自己利益傷害其他人,但也看到有些人願意為了給出愛,犧牲自己。在妳這一世,你曾傳遞什麼智慧給身旁的人嗎?」

 

飄飄答:「讓他們瞭解人與人之間沒有分別。」

 

Naomi問:「非常的好。」

 

飄飄回溯探索

 

人生本來就不公平,但是也公平

 

在回溯中,飄飄提示了一句頗值得省思的話,她覺知到:「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但是也公平。」如果飄飄說的這句話是實相,那她意指的是什麼呢?

 

 

人看人生,會認定生命是不公平的:

 

  • 有些人生在富貴的家庭,但有些人生在貧賤的家庭。
  • 有些人天生聰明,但有些人天生愚笨。
  • 有些人生命過得順遂快樂,但有些人生命過得艱難痛苦。

 

但飄飄給的答案卻不盡然如此。她對於「生命不公平」這句話,只同意了一半,為什麼呢?

 

對這個議題,飄飄回溯中的三段話給了答案:

 

  • 第一句話:「無關乎於什麼人,什麼角色,什麼原因,什麼地方,經歷都是一種成長。不管自己知不知道,這是已經設定好的軌跡。」
  • 第二句話:「有些生命在時間長河裡,也許經歷的是個痛苦的乞丐,也許經歷的是個擁有一切資源的國王,但其實沒有什麼分別,他們就只是在經驗。」
  • 第三句話:「只是想要經驗的不一樣,但其實都是一樣的。」

 

這三句話顯現了與許多書中其他個案相同的訊息,那就是:「人來人間是一埸規劃好的經驗,角色的選擇非主要因素,它只是配合規劃而已。」

 

人在人間看生命,貌似不公平,但不管人扮演的角色是誰,經歷的情境是什麼,對每個人來說,終究就只是一場貌似實相的虛幻經驗而已。既然人生只是場虛幻經驗,那何有不公平可言?

 

再談人與人之間並沒有分別

 

飄飄回溯中知覺到:「人與人之間並沒有分別,沒有偉大,沒有渺小,沒有好,也沒有不好。」為何她如此說呢?

 

在人間的人會理所當然的認定:「人存在著二元屬性的高低、好壞的分別。譬如說,有錢比沒有錢好,高社會階層比低社會階層好,漂亮比醜好,貢獻多的比貢獻少好,愛比恨好。」人們在三維能量意識層級下覺知物質世界,會認定這一切的二元差異均是實相,它區分了人在人間的位階、價值。

 

 

然而人之所以在人間存在的一切二元差距、分別,本非偶然,它們是基於不同的靈入世時所擁有的不同人生規劃。然而本質上,每一個靈都來自於同一個根源母體。在一元的高維根源母體世界,一切均是空相,並沒有二元的差別、執著。存在著思想的人們在我執下,是不能覺知這一切的。唯下放下思想,才能了知真相。

 

再談人生如夢

 

「人生如夢」這句話並非近代新語。自古以來,許多高僧大德與智者多會用這句話殷殷教誨人們看淡人生。不獨此,連一般紅塵眾生都會奬掖風雅,將「人生如夢」掛在嘴邊自嘲人生。

 

 

 

呼應這句話,古印度那爛陀寺著名的寂天論師曾說:「人生如夢幻,無論何事物,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復見。」他詮釋人生就像夢境一樣,不管內容是什麼,發生後便徹底消失了。而剩下的,也只是過氣、消散的回憶。

 

唐代寒山大師對人生也下過類似的註解,他說:「昨夜得一夢,夢中一團空,朝來擬說夢,舉頭又見空。」這段話意思是:「昨晚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切全是空的。早上起來準備說夢話,舉頭一看,又見到萬事萬物皆是空的。」

 

看過聖天論師撰著的《中觀四百論》嗎?其中有句話說的好:「諸法如火輪,變化夢幻事。」他提示世間的一切境遇均如夢、如幻、如海市蜃樓。雖然人間一切呈現各種如實顯像,但其真實智者卻了知世間一切境遇的法體卻是虛幻空無的。

 

唐朝李公佐在他的《南柯太守傳》中,編寫了一個成語「南柯一夢」,它被用來比喻「人生如夢」。

 

該故事描述唐朝有個叫作淳于棼的人,他喝醉了酒,就在家裡後園的大槐樹下不知不覺睡著了。夢中他娶了公主,並被皇帝派往南柯任職太守。他在槐樹下的長夢中,享受了二十年的榮華富貴。在夢中,一次敵國入侵南柯,他被打得一敗塗地,妻子在戰亂中也身亡了。皇帝對他戰敗不滿,將他撤職且遣送回老家。他正想著自己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羞憤難當過得當下,大叫一聲,就從夢中驚醒了。他在夢中感受一生如此的長,也如此之真實。但夢醒後才知道夢中意識的一生,卻是如此的短暫。

 

看過成語故事「莊周夢蝶」嗎?莊子在夢中變成了一隻蝴蝶,翩翩起舞、悠然自得。莊子夢醒了不禁思索,他不知是自己剛才做夢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現在做夢變成了莊子。

 

                     

 

飄飄在回溯中說:「人入世都是按照著既定的軌跡去經驗,面對既定的軌跡存在過多的期待,只會讓自己看不清真實的生命目的。」飄飄所謂的既定的軌跡,意指人們入世所經驗的一切,不過是入世前被規劃的人生戲碼。飄飄的覺知如果屬實,那人生的確如一埸「南柯一夢」,一切非真。

 

其實就算是上述內容並非生命真相,難道它不是個智慧的人生觀嗎?

 

想像一下,當你做夢時所覺知的一切,在夢中感受如此真實,但醒來後什麼都沒有了。同樣的,你生活中五官意識感受的一切,在下一個剎那不也全都沒有了嗎?它跟夢境又有什麼差別?從這個結論續推,既然過去的是夢境,那麼眼前的一切,在下個剎那又會變成是過去,那不也是夢境嗎?未來呢?未來也終將會變成過去,仍然也是夢境。

 

既然人生經歷的一切,過去的、現在的或是未來的,最終都是夢,那人生又有什麼公平、不公平呢?又有什麼高低、好壞呢?又為什麼需要執著、介意呢?呼應這個現象,佛陀在金剛經中說的好,衪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有人可能會說:「如果人生如夢,那面對人生為,什麼要積極的去運作呢?」這個道理既對也錯。終究你暫時擁有一個肉身與一個思想,就不妨好好感受與經營它吧,管它是不是夢。

 

輪轉完成拼圖後回到合一

 

飄飄回溯中意識到:「生命不過就是一個經驗,一個互動,在互動中有所成長。」她也意識到:「靈不斷轉世經驗人生,就像是完成一個拼圖,當拼圖拼完了,就會到合一的狀態。」

 

玩過拼圖遊戲嗎?當你打開了拼圖盒子想玩拼圖遊戲,你必須把每一片碎片拼湊成一個完整圖譜之後,才能算是大功告成。

 

人生就也是如此。

 

 

依飄飄回溯中的覺知,它提示了一個現象:「每個靈入人間其實不是完全無限制的輪轉不休,當他重覆來去人間,經歷了所有規劃的經驗後,他會意識到這些累加經驗巳經完整了。而這時,他會聚焦聆聽心靈深處回到母親身邊的呼喚。這個回到母親身邊的聚合過程,就稱之為合一」。

 

為什麼稱為「合一」呢?

 

前面提示過,在輪迴中的靈都會意識到一個「我」存在,當他認定「我」存在時,會認為他是個獨立分離的個體。但當他結束這個獨立的意識,回到母親身邊時,這個我的意識會消失,而與母體結合為一。這個與母體結合為一的現象稱為「合一」。

 

如果內心渴望權利就不應該被膜拜

 

飄飄回溯中以祭司角色在神殿儀式中對大祭司說了一段話,它頗值得省思,她說:「如果內心渴望的是更多的權利,那就不應該被膜拜。」

 

飄飄這句話想說的是什麼呢?一個真正在靈性上屬於高階的宗教領袖,他的心是清淨的、一元的、仁慈的與無所求的,早就沒有如眾生的的我執。既然「無我」,又怎麼會要求眾生對他景仰崇拜呢?

 

 

 

※本文出自劉心陽醫師新書《由前世看今生 幸福外一章》

 

《由前世看今生 幸福外一章》於2019年11月城邦文化出版。本書是劉醫師累年透過催眠,集合、整理與詮釋「前世回溯」與「神聖能量意識聯結」案例,截取宇宙、生命訊息。探索:

 

  • 生命真相到底是什麼?

  • 生命該做什麼才不虛此行?

  • 生命該如何規劃,才符合生命真相下最大生命藍圖?

  

 

※本書結合知名廣播電台主持人郭念洛的優美聲音,錄製成有聲書,生動呈現與我們密切關聯的生命議題,邀請您先睹為快!進一步觀賞有聲書影片:https://is.gd/W6xoGq

 

 

作者介紹:

 

 

 

 

 

 

新書資訊:

 

A. 紀念珍藏版,適合在覺醒路上喜愛珍藏心靈書籍的您(精裝本):定價950元

  • 1  ~   5本:75折,每本712元
  • 6  ~ 10本:72折,每本684元
  • 11~ 20本:69折,每本655元
  • 21 本以上:66折,每本627元

 

B. 平裝典藏版,適合喜歡自在閱讀的您(平裝本):定價750元

  • 1  ~   5本:75折,每本562元
  • 6  ~ 10本:72折,每本540元
  • 11~ 20本:69折,每本517元
  • 21 本以上:66折,每本495元

 

註:以上運費皆另外計算

 

 

訂購方式:

 

請點擊以下網址填寫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sDcXSGu5mtblBj9xBJfxa9F-zx3cOIts0pf5UdVBaJsVNIA/viewform